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专栏作家陈保才

帅哥,专栏作家 情感顾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​人生最甜是日子  

2015-10-18 10:34:00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人生最甜是日子

陈保才专栏

偶然瞥到一片小文章,是一个程序员回他老婆的故乡,吃到一种“甘蔗”,惊为天人,便写了下来。程序员估计也是文青,文笔还不错。那个东西,很多人不知道是什么,其实不是甘蔗。

在程序员老婆的故乡南通,这东西叫芦穄,其实是高粱的杆儿,非常甜。在南通,人们爱不释手,就如湖南人( ̄~ ̄) 嚼槟榔,是一种生活方式,一种习俗,已经不仅是解渴这么简单的事了。据说在当地,人们开车都要吃它,男女老少皆爱。作者写它好吃受欢迎到什么程度呢?他在车站等车,手里拿着两节穄,一个闲汉都会过来要一根吃,这太不可思议了,一个大人,问陌生人要东西吃,这在正常的人际关系里是不大存在的。另一个小孩子路过,一直回头看作者,想吃,可惜孩子的妈妈没发现孩子的痴馋,一路拉着走掉了。

可见这穄的受欢迎。

其实这东西在我故乡阜阳也有。以前我们那里只有高粱,青黄不接的时候,也有人吃高粱面。后来日子好了点,高粱就不那么受欢迎了。高亮穗可以扎笤帚,做锅刷子,高粱最顶端的那一节,大概一两尺长,可以做锅盖,高粱秆就可以做席子,或者做床垫,还有就是扎起来,做屏障,屏风。而高粱籽往往用来喂猪。高粱秆也是可以吃的,但没那么甜。有一年,大概我十来岁的时候,忽然村里有人种蜜柑。就是这穄,长得老高,比高粱还高。其实和高粱差不多,只是更高一些,秆非常甜。又甜又润,高粱穗倒没人在意,因为还没到长熟就被人砍下来,啃秆子。就如( ̄~ ̄) 嚼!甘蔗一样,解渴,过瘾,尤其是馋嘴猴,这可是好物。

大概只有一两户人家种过,种的也不多,一户也就十来平米,百八十棵,是种在菜园子里的,当蔬菜瓜果这样的稀奇物种的。我们都觉得好吃,很喜欢,好像找来了种子,也种过。但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失传了。我们故乡失传的植物还有很多,秋葵以前在我们那遍地都是,后来都没了,来到深圳,才发现那高端餐厅里最宝贵的、最稀罕的蔬菜类,就属秋葵了。

如今回故乡,遍地的玉米,连大豆芝麻,红薯,都很少种了,红麻,高粱,棉花更是绝种,如此单一的种植让我觉得农村少了许多情趣。

那个程序员说,穄没有甘蔗甜,在我的印象里,它应该甜过甘蔗,只不过,汁水没有甘蔗那么多,它很细,储存的水分比较少,所以吃起来没有那么过瘾,不像甘蔗,( ̄~ ̄) 嚼!一口会觉得有通身舒畅滋润的感觉,但蜜柑似乎更甜,因为水分少,反而甜得让人觉得难得,珍惜,甘甜,就如幸福一样,也是珍贵的。甘蔗则是润甜。

不过,那个程序员说得对,穄的甜味很正,没有杂味,也无不可接受的怪味,就如我觉得苹果的味是最正宗的水果味道一样。

其实,在我们老家还有一种“甘蔗”,叫牙不秸

牙不秸这仨字究竟怎样写,谁都不知道,也不见有植物学命名,单只是听人们这门叫“YABUJIE”,所以我就将它写成牙不秸了。我疑心,这“YABUJIE”很可能写下来就是牙不节压不秸,也或者是牙不结,因为无论怎么( ̄~ ̄)嚼!,都( ̄~ ̄) 嚼!不尽,( ̄~ ̄) 嚼!不完,像海绵一样,总能( ̄~ ̄) 嚼!到一点甜水,所以是“结”。但究竟标准的名称怎么写,我也不知道。

而且,这牙不秸也不是我家出产的,我家在沙河南,外婆家在沙河北,简称是河南河北。河北是沙土,下雨土地结实,不黏脚。土地似乎贫瘠,不擅长种小麦,不够高产,但种瓜果蔬菜,是非常适宜的,大约是沙土,结出来的瓜果都十分爽脆,西瓜是沙瓤,分外甜。而河南则是黄土,似乎种瓜果蔬菜的相对较少。瓜果蔬菜河南也有人种,不过是当经济作物,专门种来卖的,一般人只种大豆玉米小麦水稻芝麻,红麻,棉花红薯等。而河北,几乎家家都会种瓜果蔬菜,除了卖,更多的是自己吃,当日常饮食。

我记得,我曾经在外婆家待过两个夏天,一个是我十岁左右,还穿开裆裤,人们围在池塘边的大树下,谈天说地,吃着蔬菜,瓜果。另一次是我高中时代,我带着二侄女去外婆家,我见到了生长中的牙不秸。是下雨之后,我拉着小侄女,穿梭在田野里,看到成排整齐排列的方阵,就是玉米一般高的牙不秸牙不秸也是在盛夏生长,到了秋天,成熟,会特别甜。还可以将牙不秸整棵、成捆地储存在地窖里,冬天和来年春天都可以卖。

外婆家离我家有十几里路,但是,隔着一条河——据说是从河南省蜿蜒而来,便显得很遥远。所以,两地生活多少还是有点不同的。河北的人也会赶河南集镇的庙会,卖牙不秸。我大舅多次来过我们集镇,中午来我们家吃饭,有时候卖不完的牙不秸会留给我们,如果剩得太多,就会让我们再帮他卖一点。这是一种很特别的事,或者说,至少是比较少的体会,要知道不是每个家庭都跟河对岸有亲戚来往,没有亲戚的就很少有机会吃到牙不秸,我们家却每年都能吃到,这至少可以算我少年的一个小小骄傲吧。

实在也是特殊,因为会时不时就拿出来一根,啃着吃。咬掉皮,很尖锐的皮,像高粱的外皮一样,一圈一圈地啃掉,就可以( ̄~ ̄) 嚼!了。这很像( ̄~ ̄) 嚼!口香糖,其实也是一种锻炼。但它更需要一种方法。如果不小心,尖锐的外壳会割破手或者嘴唇,但有经验的人却能稔熟地处理,吃起来干脆利落,像是一种艺术形式,甚是享受。

牙不秸像玉米一样高,跟玉米秆差不多粗,比高粱秆粗,但没甘蔗粗,没有高粱高。至于牙不秸的栽种,据说也是埋到地里的,一节一节,然后,会发芽,这是我听说的,并没亲见过,不过,我见过藏在窖里的牙不秸,像红薯,就是那样的窖,度过严寒,可以在冬天继续卖,可以留到来年春天,剁成节,埋于地下,展开一个新的生命。

牙不秸在冬天吃最有味道。因为,那时候是冷的,天很干,干而冷,这个时候吃就有大雪天吃萝卜和生红薯的那种惬意。但我妈妈总不让我多吃,说是太凉了,怕咳嗽——我至今不知道这是否有科学依据,因此,在锅里煮热了(只要热一下就好,未必要多热)再吃,也是常有的,我就吃过好几次。

不过,如今回想起来,可能最惬意的还是,大冬天,我们吃牙不秸,还跟我的伙伴们分享;或者春天,我的伙伴来喊我去原野挖草,我会挎着篮子,带着牙不秸,然后,我会分给他们——有时,我妈妈会在他们来找我的时候拿牙不秸给他们,我们边吃边朝田野走,那个时候的我(懂得分享)多么快乐单纯啊!

在乡下,其实,我们还吃过玉米秆。玉米秆在清脆的时候,也是可以吃的,只不过,玉米秆不是每棵都甜,很多玉米秆只有水,还有怪味,烧味,有点发酵了后的酸腐味,只有少部分玉米秆是甜的。以我的经验,玉米还没长成的时候,玉米秆是不能吃的,在快收玉米的时候,玉米秆最好吃,而且是很细小的,玉米穗很小的,长得七拐八拐的,不算优良品种的,玉米秆最好吃,最甜。干活累的时候,掰一根玉米秆吃,既是解渴,也是休息,更是对疲惫的缓解,劳累的犒赏,缓下来,( ̄~ ̄) 嚼!一根玉米秆,也是对自己的宠爱吧。尽管那宠爱是那么卑微,那么朴实,那么微不足道,那么贫寒,然而,谁能说这不是一种幸福?

也许,幸福就是人生,而甘甜是幸福的底色。我们的人生,最幸福的不是各种塘,不是甜品,甜物,而是我们心里对美好生活的热望!

 

爱神陈保才

20151012  深圳

情感咨询微信:aishen0755

陈保才,暖心婚恋专家,治愈系爱情顾问,畅销作家,江苏卫视《蒙面歌王》凤凰卫视《社会正能量》深圳都市频道《第一调解》香港卫视《东边西边》腾讯视频《夜夜谈》等多家卫视特邀嘉宾。给你全球华人最独到的爱情智慧,让你迅速获得甜蜜的爱情,幸福的婚姻。著有畅销书《第三只眼看男人》《恋上你的味儿》《爱就疯狂不爱就坚强》等。

公众号名称:陈保才情感专家;

合作、情感咨询请加微信:aishen0755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