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专栏作家陈保才

帅哥,专栏作家 情感顾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徐志摩,追求永远的灵魂伴侣!  

2015-02-06 10:27:00|  分类: 情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徐志摩,追求永远的灵魂伴侣!

 

志摩兄!

 

见信如面!也许你永远收不到我的信,你真的收不到,但我又恍惚觉得,这封信就是写给你的,而且,好像离你并不遥远,所以,你一定会收到。

我在看《人间四月天》,很久以前的一部电视剧。前几天看了一两集,今天又打开了视频,从第二集开始,一边做事,一边吃饭,一边喝水,一边蹲马桶,一边刷微信,一边接电话,一边蹦蹦跳跳伸展懒腰,一边看你。大部分时间在听,偶尔,吃饭和锻炼身体的时候,会看一段视频。当有微信和电话时,就按个暂停,或者关掉声音。就这么着,从上午九点到下午三点,我居然看到了第六集。

第二集里有一个镜头,你在康河里,邀林徽因下船,她有点拘束,你说不用怕,夜是神秘的,懂得神秘的人才是灵性的。就像这星属于这夜,人们应该追求灵性自由,于是,她提着马灯,你伸出手,牵她到船里。另一个镜头,你在林徽因的居所里,她坐着弹钢琴,你朗诵诗歌,她父亲也在,她说,贝多芬与济慈,那是世上最完美的组合了。如果你俩结合,那真是完美组合了。但是,世间偏就有一种情况,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,这是遗憾。

另几集里,我看你挣扎。比如,你对新婚的妻子没有激情,平时总往书房钻,你父亲都说你老不去卧室让幼仪怎么想。去国外留学,动身前,你对幼仪,对孩子,居然没有不舍。那时孩子还小,如果是我,应该会舍不得走吧。到了国外,遇到林徽因,你灵性的心一下子触发了,好像山崩地裂一般,你看见了灵性的化身,清新、淡雅、浪漫,才情斐然的少女,让你一颗浪漫多情的心,跳跃不已。

其实,你那时都已为人父、人夫,但看起来,居然像个孩子。但是,又完全可以理解,因为你本来就生性活泼。天性浪漫,尤其是到了剑桥后,更是受到自由与诗性的启迪,仿佛重生,你怎么能再过舒服的生活?你自由呼吸,灵性开启,你需要重新审视自己,需要一段真正自由的爱情,你已经醒了,当然无法忍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无法装睡,昏睡!

而且,我真的可以理解,当一个浪漫的诗人,遇到那样一位少女,她怎么会不动情,怎么会不神魂颠倒、失魂落魄。你一直强调,你们是性灵之遇,是灵魂伴侣,她默认。换句话说,她那时也是喜欢你的。一个刚成长起来的少女,春情萌动,遇见你深情款款,风趣幽默,浪漫多情,当然是会被吸引的。你本来就有那个魅力。只是,当我看到你漠然地对待张幼仪的时候,我还是觉得于情不忍。你将她抛诸脑后,和一个青春少女幽会。当她去伴读的时候,来到你身边,你也是经常心思在林徽因那里,完全当她空气。

后来,你说离婚,张幼仪怎么都不同意,她说,她可以接受——哪怕你不爱她,但她无法接受离婚。在那个年代,对当时的她来说,这是真的无法接受。然而你不管,你强调爱情,你觉得你俩是没爱的,你觉得她在用婚姻绑架你,你觉得你俩都是受害者,可是她说,她不觉得。

当她再次怀了你的孩子,你让她做掉。这几乎是一个坏男人的行为,但是,你振振有词。你说,你爱的是林徽因而不是她。你不希望她用孩子来挽住你。你觉得孩子应该是爱的结晶,而不该是愚昧的种子。这话,听了谁都伤心吧。

张幼仪一直想不明白,她错在哪里。其实,她没错。如果说有错,只能说命运的安排,父母的决定,让你俩成为了夫妻,在你还没见识外面的世界的时候,在你还没睁开眼睛的时候。她本是贤惠女子,家世也挺好,按说,是理想的合格的妻子。但你不爱她,这是真的。我完全理解你。所以,当我看到电视里,你义愤填膺的时候,当你控诉自己是受害者的时候,当你说自己半年没给林徽因交代学业几乎荒废的时候,当你指责张幼仪的时候,我想,你是自私的,你只想到林徽因,只想到你自己,却没想到那个女人,她已经怀了你的孩子,而且深处异国,毫无依靠,这样对她,是不是太残忍。

但是,我也深深地理解你。毕竟你是诗人。我理解你遇到最爱,遇到最对的那个人的心情,你爱她,必须和她结合在一起,你的坚决,执拗,唯爱情为信仰,在那个时代,都是进步的。因为,你追求的是自由,打碎的是枷锁,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是社会的公论。你这样做,意义重大。所以,许多年过去了,你依然是我们心中最可爱的诗人,是许多人津津乐道的唯爱主义,是抗争自由与追求真爱的践行者。但是,我也忍不住想,难道我们的人生真的只有恋爱是最重要的吗?

我记得,一位长者和你探讨,他说夫妻除了情,还有意(义),是义气,也就是说除了情之外,人们还要讲道义,责任,也就是说你可以不和张幼仪离婚,而你却将情放在了第一位,坚决离婚。这是你太人性呢还是实在自我、顽固?生性浮躁?即使放到今天也很难厘清。但那实在就是你,一个真实的你,一个为了爱付出生命的你,一个为爱敢于扛起社会公论的你,不怕千夫所指的你,茫茫人海,一百年来,也只出了一个你。

我少年时代喜欢过你。后来,毕业,奔波,漂泊。普通的文艺青年到城市,面对生存的种种冲击,早没了少年的心性,因此,浪漫唯美派,叽叽歪歪派,风花雪月派都不再吸引我。反而,那些深刻本质的人,那些着笔辛辣凶狠的人,那些能撕开人性深处本质的人,那些让我觉得残酷的人,深得我心。但是,今天,当我再次想起你的时候,我不得不说,你还是感动了我。因为,在那样一个时代,那样的氛围,你如此地勇敢追求真爱,义无反顾,只为求得一个灵魂伴侣,那真的很不容易。而我,即使到了今天,活在现在这样一个时代,也很难做到,像你这样追求自由。

我不会再为以前心仪的对象心动,即使遇到她也不会失魂落魄;不再为曾经朝思暮想的人有任何挂牵,即使有了她的微信,也不会主动聊天;我不会联系旧女友,即使她留言我也视而不见。我不想再有任何变动,只想和现在心爱的人一起相濡以沫,岁月静好,携手白首,我珍惜眼前人。你也可以说这是理性,成熟,负责,专一,但谁能说,这不是一种衰老?我不再有新鲜的恋爱,不再为灵性着迷,我只想转移地爱一个人,一辈子和她恋爱。所以,我不会成为一个优秀的诗人,而只会成为一个婚恋专家。

这是我最佩服你的地方,因为,你终究做了自己,而我,只能做社会范围里的自己,你可以任性,我却谨慎矜持。你像《阿飞正传》里的张国荣,任性而飞,让人羡慕,而我则只能扎根大地,看着你飞。你属于诗性,我属于红尘,我们是永远不同的两个男人。

祝,在天国里快乐翱翔,爱情甜蜜!

你一百年后的追随者!

陈保才

2015年2月4日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