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专栏作家陈保才

帅哥,专栏作家 情感顾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男人总是误解女人的浪漫  

2012-08-10 09:32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男人总是误解女人的浪漫

 

被误解的浪漫

陈保才专栏

 

我曾写过一篇《莲藕物语》,现在又看一个作家写藕的回忆,不禁又勾起我的情思。

我第一次吃莲藕是什么时候?忘了,只记得是凉拌,也许是糖醋;糖醋并不好吃,有让人呕吐的感觉。我比较喜欢藕放了糯米煮熟,有糖,甜得很,最好是黑米,或者小米,都非常粘,用竹枝串着,既可以做点心,又可以当饭,吃起来特有趣。

我后来接触的藕的吃法,有——煲汤,放在米粥里煮;熬粥——我的父亲非常喜欢,他常做,小侄女不爱吃,我喜欢,每次都是我吃的最多;炒——佐以其他果蔬。我觉得藕这东西,多少更偏向于粮食类,作为蔬菜它委实不是多好吃。可能跟它的脾性有关。多数藕都比较粗糙,能做嫩的凉拌菜毕竟少数,筋多肉老的,皮糙肉厚,适合煲汤,或者像我父亲那样放在稀粥里,只有极少数的天生丽质,可以做生拌。这是藕中的极品,少见。

我对藕的想法,还有一点,那就是莲蓬。以前在上海福州路经常买,都是小贩挑着卖的,很让我想起遥远的时代。我完全是被它的形状吸引的,还有那挑担的人,我一直不知道他们来自哪里,上海郊区,还是附近的苏州?宁波?外地人吗?他们住哪里,又能赚到多少钱?这些都是我关心的,但是我不能问,只好这么看着,通过买莲蓬聊两句。莲蓬给我的感觉就是非常,有点那个生的味道,不是特别有味,也不甜,甚至有一丝苦,但吃后还是会有一丝回甘,苦里带着甜。最主要是比较有意思吧,有点像吃珍珠,我都是一粒一粒吃,舍不得一下子怕吃光,怕无回味。慢慢嚼。

叶倾城说,“姜花不知道”,其实莲蓬也不知道——它哪知道我的心思?

如果我们继续联想,我们还可以举出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这样的句子,只是,关于莲的一切,真的是那么浪漫吗?

一部《舌尖上的中国》粉碎了我们对莲的浪漫狂想,看到挖藕人披星戴月地辛劳,才知道,原来我们吃到的藕是这样艰辛才获得的;我们想象的浪漫的事,在他们是那么的艰苦;在我们是古典诗意的想象,在他们却是坚苦卓绝地生存战斗,这真是绝大的误解。

看来,此后,对任何事,都不能仅凭浪漫地想象,而要看到事物背后的本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